分享国内外经典文字图片视频

欢迎光临 必威app-必威体育app官方下载-必威体育娱乐欢迎您! [加入收藏] [设为首页]

罗马尼亚举动一个仁慈的人

2019-04-12 02:42 小编: admin

  又到了我最擅长的齐奥塞斯库时刻,今天公众号一篇齐奥塞斯库一生所有故事的语音讲解,居然超级多人看,所以我继续讲他一写周边的故事。

  他的“考布上校”(狗),打猎(演技感人的单挑棕熊),他儿子手下第一情报人员(一只鹦鹉),这些我都讲过了,这篇来讲一个全新的齐奥塞斯库故事:

  独裁与荒诞就像是一对孪生兄弟。有什么样的专制独裁,就会有什么样的荒诞的事情发生。

  就拿警察来说,生活在现代国家中的民众都不会陌生。对于警察的种类,一般人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几样。比较常见的,像什么治安警察、户籍警察、交通警察、刑事警察、铁路警察、林业警察、经济警察、司法警察、巡逻警察、外事警察、武装警察、特种警察、航空警察等等。比较特殊的,像中东一些阿拉伯国家,宗教警察。但说到“月经警察”,绝大多数人恐怕没有听说过。

  自1965年齐奥塞斯库坐上罗共总书记这个职位后,便如钢梁上的铆钉━━固定不动,一直到1989年被枪杀。

  除党的总书记外,他还担任罗马尼亚国务委员会主席、团结阵线主席、国防委员会主席、武装部队和爱国卫队总司令、经济社会发展最高委员会主席、罗马尼亚共和国总统,凡事你能想到的最高职务,他都想做,哪怕是齐天大圣!

  齐奥塞斯库身兼党政军7大要职,可谓至尊无上,当时齐奥塞斯库家族成员在党政军界担任要职的不下30人。

  整个罗马尼亚就是他们家开的一样,其夫人埃列娜.齐奥塞斯库任罗共中央干部委员会主席,第一副总理,实际上是罗共二号人物;

  其弟伊利埃.齐奥塞斯库和安德鲁察.齐奥塞斯库,分别任内务部干部培训中心主任和罗马尼亚驻奥地利使馆商务参赞;

  所以弄的每当罗共中央开会,就像是齐奥塞斯库的家族会议一样,七大姑八大姨的都坐在了一起。

  齐奥塞斯库觉得罗马尼亚人太少,这么点人口怎么能供应的起自己家族庞大的开支?

  于是,这个和洪秀全差不多智商的人想出了禁止堕胎的办法,于是,出现了人类历史上最神奇的部队“月经警察”:

  1966年,齐奥塞斯库废除了以前关于个人可以自由流产的法律,实施了禁止堕胎的政策。

  他宣称,胎儿是社会的财富,不生育孩子的人就是背叛国家的人,我!作为一个仁慈的人,每次想到可怜的宝宝被你们堕胎,我就痛不欲生!!!我很愤怒!!!

  于是,让规定完全禁止离婚、每对罗马尼亚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,紧接着,国家颁布法令,节育和堕胎都属违法,不能受孕的女性要交纳税金,打胎者将受到判刑和囚禁,妇女月经要受到严格地检查与盘问。

  为保证政令畅通,依据齐奥塞斯库的指令,执法者纷纷进驻机关、工厂、农村、学校、以及各个单位,对妇女进行严格的监控,督促她们每月必须做妇科检查,以确保没有使用避孕工具;对那些避孕的妇女和默许堕胎的医生一经查出,严厉打击、处罚监禁。

  在恐怖的高压下,许多绝望的妇女铤而走险,试图偷渡多瑙河,到邻国匈牙利寻求庇护,但在边境线往往被当作叛国者,遭到罗马尼亚士兵用机关枪的扫射。

  在这项政策实施一年之后,罗马尼亚的婴儿出生率翻了一番,成绩显赫,看上去好像不错啊,至少人口上来了!至少劳动力多了!

  更让齐奥塞斯库感到闹心和棘手的是,随着婴儿的大量出生,妇产医院的设备、妇产专家、产科医师、儿科医师以及妇幼保健工作者严重匮乏,这可不是单靠行政命令就能马上解决的,仅仅一年中,罗马尼亚的婴儿死亡率就增长了145.6%。

  消息传出,全世界哗然,各国政要、媒体纷纷谴责:这简直就是“现代社会的滥杀无辜”。

  面对国内外政治压力,为掩盖这种愚蠢而可怕的后果,洪秀全转世的齐奥塞斯库下令,婴儿出生一个月以后,再发出生证,如此一来,那些在未满月中夭折的婴儿就不会填写在死亡婴儿的统计当中了,看!多么的机智!这种人的智商也只能在这个时候特别有用!

  正如一位罗马尼亚作家指出:“很多婴儿从来没有合法地生存过。”这项政策的恶果,还不仅局限于此,在罗马尼亚的儿童养育院及收容所中,有许多被遗弃或身体及精神残疾的孩子,他们的生存状况更加令人震惊。

  其实,禁止堕胎的法令并非只有罗马尼亚一家,但为什么其他国家并未出现像齐奥塞斯库政权下这样极端、这样缺乏人性的残忍?

  1991年,爱尔兰一位14岁的女孩子被她朋友的父亲强奸后怀孕。罪犯受到了法律的严惩,但无辜受害的女孩也陷入法律对她的伤害,因为,法院援引宪法中“国家承认尚未出生的婴儿生命权”的条文,阻止女孩进行流产。

  于是,这个事件使整个爱尔兰陷入了一场政治和宗教上的危机,三分之二的爱尔兰人,包括当初投票支持宪法的人,都对女孩的遭遇表示同情。最终,政府支付了诉讼费用,女孩获准可以到爱尔兰以外地区自由旅行,以妥协方式结束了这场危机。

  爱尔兰的妥协与齐奥塞斯库的僵硬,充分体现出两种制度的截然不同。美国历史学家鲁道夫*鲁梅尔在他1994年出版的《因政府而死》一书中估算了一个数字:在20世纪,单是种族杀戮的死难者就达1.7亿人。

  这一数字中几乎不含政治迫害和战争所造成的“正常”死难者人数,同样也不含该书出版后发生的种族杀戮死难者人数,比如在卢旺达或者巴尔干地区发生的种族杀戮死难者。在人类历史中,如此多的人死于,在此前是亘古未有的。

  坏事不一定全是坏人干的,很多真正的坏事,坏人没那个能力和脑子去做!往往最坏的就是那些“高尚的”理想主义者,比如齐奥塞斯库这种!

  “自由”常常在“自由”的名义下被取消,“理性”则是在把“理性”推到至高无上的地步被摧毁的。

  如果一种政治制度,是建立在改变人性的基础上,这样的政治制度不可避免地会带来暴力与恐怖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